雲吞麵隨筆

廣東正嘢當中,雲吞麵是很多人的最愛。我一向都有吃,只是吃得比較少。臺灣好像沒見過有專門賣雲吞麵的地方,印象中只有香港人開的茶餐廳才有賣吧,所以大學時期常常吃香港燒臘飯,一解粵式飲食之癮。

最近一兩週常常吃雲吞麵。這個嘛,一方面是喜歡廣東嘢,二來是我有個驚人發現。我的發現就是我的消化系統對雲吞麵無甚反應,大碗大碗吃下去好像不會發胖,結果我吃得很心安理得。大馬首都吉隆坡一帶的雲吞麵可以叫一盤撈麵,很多小檔都喜歡用豬油渣,雲吞湯麵也會有豬油渣,實在吃得過癮。

記得蔡瀾以前寫文章批評香港飲食學西人崇尚健康,結果墮落得吃一碗麵連豬油都可以放棄,我讀了哈哈大笑。難怪蔡生喜歡來吉隆坡大快朵頤一番,雲吞麵、福建麵、福建炒伊麵,統統下豬油渣讓老饕吃得樂開懷。

我喜歡游泳保持活躍,但是我的生活不需要墮落得連豬油和豬油渣都可以放棄,如果吃的方面放任了一些,記得明日游泳多游幾圈就無事了。如果做人需要戰戰兢兢,吃喝又怕死,好好美食擺在一邊不肯吃,腦袋裏只憂慮這個飯有油、那個菜很鹹,此等態度廣東話稱之「折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