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蘭後衛自傳

Graeme Le Saux - Left Field

Photograph: amazon.com

我從來不是布萊克本或車路士的球迷,但卻不時注意 Le Saux 的表現,祇因我以前踢後衛,學習對象自然包括英格蘭後衛。

印象中 Le Saux 不大討好,一直有人跟他找砸,有一次甚至在歐洲冠軍盃賽中跟隊友 David Batty 打了起來。或許他是註定孤獨的吧,畢竟環顧英超聯賽,擁有大學學位的球員本來就很少,再加上他平日讀《衛報》(The Guardian),以前也賣生果幫補收入,凡此種種,很難想像是英超球員的習性。

這部自傳中 Le Saux 也披露自己確實孤獨。隊友和對手很喜歡說他搞基,話說謠言肇始於有一次跟挪威隊友趁暑假出遊,回來之後就被人家編故事。他說球隊巴士上常常有球員為了解悶就坐在後面玩撲克牌,或者隨便拿幾個好欺負的隊友開玩笑。

其實他根本不是搞基,他跟阿根廷女友結婚之後,這個謠言自然不攻自破。

書中他也披露,布萊克本球會在他受傷的時候對他不聞不問,讓他萌生去意回歸車路士。車路士的第二段職業球員生涯中,他遇上了非常出色的義大利隊友,他跟他們學習了很多。他也提及車路士體育館浴室的沐浴設備不足,還有布萊克本球隊在公共球場練球,附近有墳場與火葬場,每每有靈車出入,他們就停止練習以示尊重。但也有球迷趁着奔喪的時候跟他們要簽名與合照,哈,果然是英國人,足球總是在日常生活中無孔不入。

讀完這本書已經是一兩年前的事了,沒記錯的話,Le Saux 抱怨過以前那個經理 Kenny Daglish,說他在布萊克本贏得英超冠軍之後就相當自滿,而且相當懦弱,每天打高爾夫球逃避瞬息萬變的足球世界,一介利物浦昔日名將結果淪為足壇二三線人物。

讓我想起最近國際英文雜誌談論某個國家,說她曾經是發展中國家的耀眼新星,因為自滿自大結果今日走下坡。哈哈,懶人總是要被上帝懲罰的。讀書、做事不進則退,肯定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