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歌不死

Alienoid 2013 Cantonese Album - Revival

買唱片回家坐低好好地聽歌、看歌詞,這動作好像有點陌生,但又似曾相識,因爲我們在上個世紀是這樣過生活的。

聽著異種樂隊最新廣東大碟《故態復萌》,沉入廣東搖滾音樂中,我以爲我回到了 Beyond 的年代,那個喜怒哀樂都有廣東搖滾爲我發聲的年代…

或有捲捲詩意的〈農民〉:

忘掉遠方是否可有出路 忘掉夜裏月黑風高
踏雪過山雙腳雖漸老 但靠兩手一切達到

或有怒氣衝天的〈聲音〉:

可惜心裏面嘅聲音一再被軟禁
如像困獸一般
假使講說話也不可 高歌也是過錯
隨便你去處份我 (繼續上演 拒絕改變)

彈指之間,這些廣東搖滾經典也陪伴了我們二十年左右了,不知異種主音司徒志輝〈時日如飛〉筆下的「昨天的好友」,是指表面上指朋友但是暗示著對廣東搖滾的情懷?

時日如飛 永不回頭 感覺再難
捨去旅程不會再難受
昨天的好友 難再一次擁有
感覺就像彷似彈指之間已睇透

當然,這祇是一種敘述手法,若這麼容易看透,大概早就已經放棄音樂了。異種心中其實還有一把火,這次還寫了粗口歌〈我哋好撚忟憎〉。這首歌正好抒發我對政客的不屑,因爲當今世上,很多國家的政治已經墮落、愚昧到忍無可忍的地步。

我哋好撚忟憎  我哋好撚滾
你班仆街冚家鏟到底有冇份
我哋好撚忟憎  我哋好撚滾
你班仆街冚家鏟仲話你冇份

好了,憤怒過了,都要回歸平靜,異種這張大碟很多歌都像在討論佛學哲理,廣東搖滾寫上類似佛學哲理的歌詞,確實是一大創舉。我一直以爲類似佛理的字眼很難寫入廣東歌,但是司徒志輝的詞作證明了,哲理是可以入詞的,兼且沒有堆砌痕跡,更沒有說教意味。

其實說教從來都不是搖滾人的風格,搖滾人直搗重點,以重重醜陋畫面警惕世人,就如〈五濁惡世〉:

看這世界充滿困境 看看到處佈滿饑荒
這裏那裏似進深淵 火海之中燒着國土
喧嘩之聲彷似瓦解 天旋地轉世俗失寵
世界到處惡果充滿 對對錯錯不知所蹤
這生終會盼可將扭轉
順風裏 逆風轉 無從改變
喃嘸眾生自救

在這末世之中,你靠甚麼自救?我很幸運,我還有廣東歌拯救我的靈魂,祇要有廣東歌,我在夢裏即使夢遊也會回到那個廣東詞風蓬勃的故鄉,日常生活中還會堅持講廣東話、創作廣東歌詞。

整個星期以來一直重覆在聽這張專輯,原來 Made in Malaysia 的廣東大碟是可以如此聽到整個音樂完全入腦的。多謝異種,我們決不讓廣東歌死去。

Interview: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hWPVWPyaFc
〈紅月亮〉網路版:http://www.youtube.com/watch?v=IVIPJS845bM
大碟網購:www.asiahome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