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柳詞塘】- Mr.〈想太多〉

Mr.

想太多
作曲:Alan Po
填詞:Mr.
編曲:Mr.
監製:Gary Tong

走過了橫街 經過這門牌
想起了一支舊結他
輕奏過童話 低訴過夢與畫
仍留在這一剎

矇著眼尋覓這故事背景
勾起了她悲笑哭聲
仍舊在懷念 隨時重複這幻聽
聽得到看不清

想得太多 想得太多
可知我瑟縮在被窩
想得太多 失去了知覺 彷彿已做錯

一剎那安靜 得一秒決定覺醒
偏偏在響起這歌聲
彷似有生命 流傳人世心聲
難忘掉這率性

承受過荒謬與幼稚藉口
沉默過之後 仍然繼續獨奏
像木偶 我總開不了口

想得太多 想得太多
可知我瑟縮在被窩
想得太多 失去了知覺 捉不到最初

若然忘掉我 用盡力去把妳略過
若然情是錯 願從未愛過
若然懷念我 現在別再說當初

流星可信麼 怎相信因果
可知我偏偏想太多
自己在惹禍 避開妳是折磨
好好記住我


昨夜慘遭噩夢襲擊,內容若是夢見血腥、死亡還是小事,畢竟這些夢我都不會 take it seriously,但偏偏夢見舊情人跟我說她要結婚了,這個夢才真正擊中要害讓我不知所措。在夢中,舊情人跟我說她未婚夫的職業、背景之類的事情,我說:「這不都剛好符合妳母親常跟妳說的條件嗎?」她緊緊抱著我說:「以前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我在夢中彷彿感覺後腦勺被敲了一下那般,腦袋一片空白…之後就馬上驚醒起來了。以往若是夢見一些很美好的事情,譬如又夢見回到臺灣,我若驚醒起來會再繼續睡,期盼陶醉在美好夢境中。詩人就是如此,時時夢裏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但夢見舊情人彷若化身張愛玲《半生緣》中的顧曼楨,我好像變成沈世鈞,一句「以前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簡直就是顧曼楨對沈世鈞說的「我們回不去了」的另一版本,我驚魂未定時自言自語「嚇死我」,之後當然不想回到那個夢境裏再看到如此悲慘的故事,畢竟沒有人會自殘到喜歡體驗十一郎筆下的〈曲終人散〉的意境:

妳讓他用戒指把妳套上的時候 我察覺到妳臉上複雜的笑容
那原本該是我 付予妳的承諾 現在我祇能隱身熱鬧中

我跟著所有人向妳祝賀的時候 祇有妳知道我多喝了幾杯酒
我不能再看妳 多一眼都是痛 即使知道暗地裏妳又回頭

我終於知道曲終人散的寂寞 祇有傷心人才有
妳最後一身紅 殘留在我眼中 我沒有再依戀的藉口

原來這就是曲終人散的寂寞 我還想等妳甚麼
妳緊緊拉住我衣袖 又放開讓我走 這一次跟我徹底分手

噩夢結束,一切依舊,趁著空檔趕緊清理家裏,新春將至,把居所打掃乾淨,寓意新年新開始,本來就是人之常情。房子可以大掃除,整身汗臭味可以好好洗個澡,心中的藕斷絲連偏偏難以連根拔起。噩夢之後,整日渾渾沌沌,今天最重要的成績就是已經將家裏打掃得一塵不染了,上 Youtube 閒晃時偏偏重溫了 Mr. 的〈想太多〉,Mr. 筆下的詞又讓我回想舊日記憶 ─「走過了橫街、經過這門牌、想起了一支舊結他、輕奏過童話、低訴過夢與畫、仍留在這一剎、矇著眼尋覓這故事背景、勾起了她悲笑哭聲、仍舊在懷念、隨時重複這幻聽、聽得到看不清、想得太多、想得太多、可知我瑟縮在被窩、想得太多、失去了知覺、彷彿已做錯」。天啊,確係對我當頭捧喝。當然,我不會流淚,我已經很多年都沒流淚了,爲了彌補天生不會流淚的缺陷,我祇能不斷重複細聽這首歌,讓自己一整天躲進這個詞境。也許這就是詩人傷春悲秋時的最佳慰藉吧 ─ 深刻的感受總是要將一些文字、文學(或類似文學)的形式當作避風港、防空洞,祇要找到一個可以表達自己感受的文字,我就可以再站起來。也許這就是我很喜歡黃偉文、劉卓輝、伍佰和十一郎的詞作的原因吧。

既然這闕詞說「一剎那安靜、得一秒決定覺醒」,我亦無謂爲了這個噩夢「想得太多、失去了知覺」,她跟我說她要結婚了的這一天總會到來,我亦不會自私到因爲「捉不到最初」而詛咒她找不到好歸宿。雖然「避開妳是折磨」確實千真萬確,但人與人之間總必須有距離,若然距離太近結果阻礙她找尋她應得的幸福,也不是甚麼好事。套句村上春樹小說中的說法,爲她在心中留下一個位置,就好像在一家餐廳裏,在那位於安靜角落的餐桌爲她留座。然後「想起了一支舊結他」。也許這也很不錯。

談到留座,又想起黃偉文。他填詞好像很喜歡寫留座、離座,許志安與葉德嫻的〈美中不足〉就是其中一例:

情話很冷 越對感覺越淡
萬千怨偶共處的悲歎
接受平淡 誰人有得揀
溫馨過總好過長住雪山

願妳先撇下我 未到結束便離座
留低最燦爛的花火
來日妳安穩的共兒孫看著銀河
漫天的星火 想得起我麼

下半生各自過 仍在記憶內留座
懷中有過盛開花朵
除掉結果 其餘得到過
期盼妳那愉快結局
常記掛那美中不足 會是我

聽著點出我心事的〈想太多〉,聽著葉德嫻的歌聲如何演繹廣東話韻味(特別是副歌那一句「未到結束便離座」),我想我經已儲備足夠力量繼續前進。

沒錯,這就是廣東歌給我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