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柳詞塘】- 黃家強〈驚恐症〉

驚恐症
作曲:黃家強
填詞:因葵

驚恐車速會太快 驚恐車輛被撞壞
但日日大裁員 問我怎不加快
驚恐公司變無人地帶 義務加班扮有交代

Oh 心律快 冒冷汗 想大嗌
腳顫動 不受控 亂夾悶 不愉快
驚失戀 驚飛機 驚死驚心痛
更怕性格變瘋 斷定驚恐症作用
更擔心份保險 未有保障怕沒有用
怕缺氧怕中風 受盡驚恐症作弄
日夜用盡萬二分力都會手痺骨痛

驚拉登侵佔世界 驚股災加劇腐敗
食物內又含鉛 又怕死得醜怪
驚三餐不繼 長期負債
做負資產被綁的蟹


又另一首收錄在黃家強 2002 年《Be Right Back》廣東大碟的作品。黃家強作品時而感傷,時而積極,鬼馬如這首〈驚恐症〉還真的是第一次發表,因葵的詞還說中我們現代人每天擔驚受怕的種種雜事,十分過癮。自從 Beyond 在 1999 年宣佈暫時解散以各自獨立發展之後,很多樂迷引頸長盼家強的第一張個人專輯,但家強似乎習慣慢工出細貨,Beyond 三子當中他最遲發表個人專輯,以〈驚恐症〉、〈信則有〉新編的〈守護天使〉的作品來看,相信樂迷都沒有白等。

今年九月,黃家強爲香港反國民教育示威活動站臺時表示香港人必須極力抵抗國民教育,亦獻唱這首歌表達他對國民教育的恐懼。港共治港,危機四伏,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退休之前亦警告香港法治遭遇空前風暴。這個時候再聽回這首十年前的歌,最適合不過。

這首歌的填詞人因葵早期常爲太極樂隊填詞,也填過不少周啟生作曲的作品。我比較熟悉的因葵詞作包括太極的〈每一句說話〉〈CRYSTAL〉〈紅色跑車〉、張學友的〈祇願一生愛一人〉與陳奕迅的〈改造人〉,以後有機會再跟大家介紹。

回到這闕曲風輕快的歌。詞人以現代人每天接觸到的交通狀況入詞:「驚恐車速會太快、驚恐車輛被撞壞」。以我所接觸的廣東歌來說,歌詞似乎都比較少談到交通,整首歌都在講交通的似乎祇有周博賢爲謝安琪作曲填詞的〈亡命之途〉

客滿一秒 腳掣放開
超速飆車像競賽
搭客尖叫 當作喝采
司機跟速度在戀愛
身邊映像化開 (迷離幻覺車廂覆蓋)
時空扭轉極精采 (數秒像變十數載)
此刻我坐在門內 置身這小巴飛車總決賽
能否終有幸踏門外 越望越感慨 (有太多未放開)
雙親寄望在期待 與好友昨日正吵著回來
縈繞的掛慮尚存在 越念越悲哀 (上錯車是意外)

詞人描述現代人早上上班擔心交通狀況之後,繼而又以四句「但日日大裁員、問我怎不加快、驚恐公司變無人地帶、義務加班扮有交代」描繪上班族在公司內誠惶誠恐的心情,我們心中那一幅辦公室畫面油然而生 ─ 大家都在「義務加班扮有交代」,看到老闆還未下班就不敢放工,甚至誤以爲越遲下班爲公司賣命工作就可搏取免於「日日大裁員」的惶恐。無奈生活在這個年代,全球經濟動盪不安,即使再努力,公司宣佈一個無薪假,上班族其實都無力招架。談到這裏,我想起臺灣作家胡晴舫的〈辦公室是一座瘋人院〉

…我觀看我的總經理像一隻志得意滿的蝴蝶在辦公室盤旋,來回飛舞,同事們帶著固定到有點呆滯的笑容跟在他身後,我不由得想,這已經是最偉大的文學主題了。就算薩德公爵有再多的瘋狂才華,他在瘋人院導的戲也不能比這個更好。

因為,辦公室是一座渾然天成的瘋人院。我們每一個在裏面工作的人都是瘋子。

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原來「義務加班扮有交代」的我們都是瘋子,實在教人欷歔。

來到副歌,詞人點出現代人內心之苦悶:「Oh 心律快、冒冷汗、想大嗌、腳顫動、不受控、亂夾悶、不愉快」,這麼複雜的心情還未夠,日常生活還要「驚失戀、驚飛機、驚死驚心痛」,苦笑之餘,又有誰能反駁這心態呢?若坐在家裏也害怕飛機撞落住宅區,談戀愛也害怕受傷,也祇好聽一聽陳奕迅的〈專家話〉來安慰一顆脆弱的心靈:

專家這樣說 失戀不算太慘
天天都會慳卻很多很多時間
專家這樣說 婚姻請你小心
悶透今世每一個早晚

工作、戀愛、生活都這麼害怕,詞人因此指出「更怕性格變瘋、斷定驚恐症作用」,即使買了保險以爲自己可以高枕無憂,但是保險公司也可能倒閉,你若「更擔心份保險、未有保障怕沒有用」,也許可以多簽幾份保單,如果閒錢真的太多的話。

談了生活各方面之後,詞人筆鋒轉到疾病:「怕缺氧怕中風、受盡驚恐症作弄、日夜用盡萬二分力都會手痺骨痛」,我們現代人熬夜盯著電腦,餐餐外食,「中風」與「手痺骨痛」早已不是老人專利,年輕人中招亦時有所聞,日夜忙碌工作還可能隨時猝死,試問我們又豈能掉以輕心?

詞人在 verse 2 說的「驚拉登侵佔世界、驚股災加劇腐敗、食物內又含鉛、又怕死得醜怪、驚三餐不繼 長期負債、做負資產被綁的蟹」,簡單來說,就是我們在二十一世紀生活的最佳寫照。最近的歐債風暴可能隨時爆煲,美國亂印鈔票之餘還到處煽風點火,我們擔心股市與樓市崩盤,吃個飯又要擔心化學品太多,工作又害怕飯碗不保隨時無力償還房貸,結婚生子還要擔心孩子輸在起跑點…佛家說人生苦海,實在太準了。

說穿了,我們不都已經患上驚恐症了嗎?這麼恐怖的驚恐症,看醫生亦恐怕於事無補,畢竟心病還須自己醫,還是多讀道家哲學比較實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