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柳詞塘】- 黃家強〈信則有〉

信則有
作曲:黃家強
填詞:黃偉文
編曲:李嘉強

誰床畔飄過 誰夜半笙歌 那是你幻覺 自己虛構
來圍著禱告 攜著我的手 誘惑每日有 別要回頭

沒有事 別多想 有蹺蹊有沒有 也許太安定了
漸覺虛浮 讓你懷疑難再廝守
你別說分手 像心魔一瞬間 無法看守
但情感就好比宗教信則有 如若你專心侍候
仍在你左左右右 沒有動搖根本沒有 

情猶像詛咒 還是個豐收 看自我陶醉是否足夠
人自覺傷透 才自製傷口 有自信獲救 自可得救


〈信則有〉是我很喜愛的黃家強作品,收錄在他於 2002 年發表的第一張個人專輯《Be Right Back》。《Be Right Back》這專輯爲黃家強贏得 2002 年 IFPI 唱片銷量大獎的最暢銷本地男新人,記得當時的雜誌報導說黃家強笑言出道十多年拿一個新人獎,總是感覺怪怪的。

我一直覺得黃家強的作品很 down to earth,很 everyday life。我常常像著了魔似的,聽完黃貫中的怒火之後,就會很想聽黃家強的作品,例如〈冷雨夜〉〈厭倦寂寞〉〈風〉(厭倦寂寞日文版)〈傷口〉〈CRYIN〉〈麻醉〉〈犧牲〉〈無重狀態〉〈時日無多〉〈禱告〉〈守護天使〉〈長空〉,而且還常常聽到不想工作。也許他的英式風格作品有一種讓人放輕鬆的感覺吧,旋律與氛圍都有一種黃家強 + Pink Floyd + The Clash + Led Zeppelin + Radiohead + U2 + Oasis 的感覺,所以每一次聽都會讓我幻想香港天空下著英倫陰雨的畫面,感覺很港英,亦很 Sunday。順便一提,〈信則有〉的填詞人黃偉文在香港蘋果日報的時裝專欄也跟星期天有關,名叫 Buy Me a Sunday。

黃家強曾經在一個電視訪問中說過,他認爲自己的最佳作曲是這首〈信則有〉,可見這作品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聽了這首歌整整十年,我一直覺得這首歌不只是在講感情,講得精準一點,這首歌是在講遠距離愛情。也許我本身對遠距離愛情有些看法,身邊亦有少數朋友曾經經歷過,所以我解讀這首歌的時候會從遠距離愛情的角度切入。

詞人落筆描繪獨自在另一座城市的情人形單影隻,十分掛念遠方的情人,結果懷疑「誰床畔飄過、誰夜半笙歌」,不等待幻覺持續蔓延,詞人馬上點明「那是你幻覺、自己虛構」。如此幻覺,到底有何解救?詞人即刻提示遠距離愛情的解藥:「來圍著禱告、攜著我的手」。看到這兩句,我不禁要問:該禱告些甚麼?禱告這段遠距離愛情可以修成正果?禱告身在遠方的情人可以抵擋各種誘惑以繼續忠於這段感情?至於「攜著我的手」,我就產生更多疑惑了,一個人在深夜裏飽受寂寞折騰,又有誰可以「攜著我的手」?但詞人一說「誘惑每日有、別要回頭」,我就明白了,簡單來說就是自己緊握雙手祈禱這段感情可以度過重重難關,還要有足夠定力抵擋各種誘惑,即使有一個條件更好的對象在呼喚著你,你還必須對自己耳提面命:「誘惑每日有、別要回頭」。

抵擋誘惑之餘,經營遠距離愛情的人還須時時鍛鍊定力,即詞人所言之「沒有事、別多想、有蹺蹊有沒有」。經營遠距離愛情不外乎長途電話或 SKYPE 聯繫,隨時跟遠方的情人報備今天遇到甚麼事情,明天又準備做甚麼,但日子久了,這做法亦難免形成例行公事,即時每晚做到,大概難免覺得「也許太安定了、漸覺虛浮、讓你懷疑難再廝守」。

個人認爲,確定要經營遠距離愛情是第一關,第二關就是常常電話聯繫,第三關就是「漸覺虛浮、讓你懷疑難再廝守」。第三關的考驗要怎麼過?如果過不了這一關,雙方可能只是無所不談的遠距離朋友,對於這一點,詞人即點明一種名爲堅持的功力:「你別說分手、像心魔一瞬間、無法看守、但情感就好比宗教信則有、如若你專心侍候、仍在你左左右右、沒有動搖根本沒有」。

記得以前有一位臺灣朋友,她男友遠在美國,兩人靠著 SKYPE 視訊聊天維繫感情。她說她不知道自己可以堅持多久,亦不知曉這是否值得。當時我給她的勸告就是不要想太多,好好過自己的生活,讓思念變成一種動力,讓自己變成一個更加 lovely 的人。當你善待自己,充實的生活會讓你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半年或一年過去了,馬上又可以跟情人相聚,重逢之時,你就會明白其實一切都沒變,the love is still there,變的是你的心從篤定變成懷疑。雖然那位朋友到了後來沒有堅持下去,但我還有其他朋友是經營遠距離愛情長達五年之後修成正果的。遠距離愛情長跑勝出的朋友說那不是太困難的事,當兩個人都很忙碌,其實都不會有時間去理會身邊的誘惑,只要信念堅定,即使一年只是見面兩三次也還是可以維繫感情的。如此看來,我們就可知道「但情感就好比宗教信則有、如若你專心侍候、仍在你左左右右、沒有動搖根本沒有」的信念有多麼重要。

有了定力與信念還不足夠,詞人還提出另一關考驗:「情猶像詛咒、還是個豐收、看自我陶醉是否足夠」。換句話說,這段感情能否開花結果,到底這感情「猶像詛咒、還是個豐收」,端賴「自我陶醉是否足夠」。好一個「看自我陶醉是否足夠」,怎樣才是足夠的自我陶醉呢?依我淺見,懷念往事比甚麼都重要,意即你跟情人往昔的甜蜜回憶必須成爲你倆的精神支柱,你必須擁有自我陶醉的幻想力來讓這些回憶轉化成「仍在你左左右右、沒有動搖根本沒有」的信念。

若你覺得經營遠距離愛情似乎有些悲哀,還請緊記詞人之提示:「人自覺傷透、才自製傷口、有自信獲救、自可得救」。In other words,就是教你閒來無事切莫「沒有事、別多想、有蹺蹊有沒有」,因爲人類都是犯濺「自製傷口」的,遠距離愛情到底是天堂或是地獄,完全由你個人意志決定,這就是詞人說的「有自信獲救、自可得救」。

這闕詞的故事告訴我們,感情就像宗教,相信這段愛與感情與否,你是否「有自信獲救」,天堂或地獄,完全在你一念之間。當然,這也必須看那一位身在遠方的情人是否跟你一樣有心堅持,否則,即使「有自信獲救」,你還是會從「自我陶醉」與「專心侍候、仍在你左左右右」的幻想天堂墮入地獄。

開花與否,就看你倆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