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柳詞塘】- 謝安琪〈私隱線〉

私隱線
作曲:周博賢
填詞:周博賢
編曲:周博賢
監製:周博賢

眾搭客結集在列車艙
一個個對坐 有部份
渾沌睡眼空晃晃
部份用辦法自娛埋藏

卻永遠發現著電話幫
三個至四個 坐附近
利用電話跟死黨
漠視著大眾高聲傾講

股海怎麼翻波 親戚怎麼囉唆
張添福朱小冰相戀的經過
資料相當清楚 不想聽都不可
心中開始起火

叔公身家幾多 師姐專攻商科
擠迫車廂中私隱集體廣播
不需解釋清楚 不想知這麼多
只想專心聽歌

縱正向對著望露兇光
他也懶理我 似附近
是二萬呎的空房
自在又愉快的講講講

股海怎麼翻波 親戚怎麼囉唆
張添福朱小冰相戀的經過
資料相當清楚 不想聽都不可
心中開始起火

叔公身家幾多 師姐專攻商科
擠迫車廂中私隱集體廣播
不需解釋清楚 不想知這麼多
只想專心聽歌

遠至世界大事亦不須
於這裡散播 更莫論
雜項事情沒有痛癢
歸家收起再講可不可

出身怎麼坎坷 想生位金叵羅
張添福朱小冰分手的經過
資料相當清楚 不想聽都不可
心中開始起火

車廂的 Conference Call
即使可泣可歌
走開一點好嗎讓空間給我
不需解釋清楚 不想知這麼多
只想專心聽歌


謝安琪這首歌收錄在2008年廣東大碟《Binary》。謝安琪拍擋周博賢一手包辦曲、詞、編、監,綜觀整個香港樂壇,能夠獨力完成曲、詞、編、監的音樂人,大概只有他和黃貫中。周博賢創作一向反映社會現象,他筆下的邊鋒議題常引人深思,究其原因,大概跟周博賢認爲流行音樂有推動文化發展的責任有關。

詞人以地鐵乘客入詞:「眾搭客結集在列車艙、一個個對坐、有部份、渾沌睡眼空晃晃、部份用辦法自娛埋藏」,正好點出我們每天在各大城市地鐵所見的景象。詞人絲毫不囉嗦,描繪了地鐵畫面之後,馬上提及乞人憎恨的「電話幫」:「卻永遠發現著電話幫、三個至四個、坐附近、利用電話跟死黨、漠視著大眾高聲傾講」。詞人措詞強烈,以「永遠」強調「電話幫」無所不在,「漠視著大眾高聲傾講」更點出「電話幫」成員活在高度文明城市裏卻不遵守社會禮儀之窘境。個人觀察心得是「電話幫」現象在香港和新加坡地鐵比較明顯。

現代社會的社會規範 (social norms) 包括個人隱私,沒有人希望被迫知道某某人之私事,亦沒有人希望自己將私事公告天下,無論是被逼知曉某人隱私,抑或公開私事,都會讓人覺得很不舒服。詞人筆下的副歌正好爲我們說出這番心思:「股海怎麼翻波、親戚怎麼囉唆、張添福朱小冰相戀的經過、資料相當清楚、不想聽都不可、心中開始起火」、「叔公身家幾多、師姐專攻商科、擠迫車廂中私隱集體廣播、不需解釋清楚、不想知這麼多、只想專心聽歌」。「不想聽都不可、心中開始起火」點出我的心情。其實何止言語,我跟西方人一樣注重個人空間,我很在乎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我不喜歡見到有人在我家門外窺探,更憎恨自己的居所前後左右都有幾十雙眼睛東張西望,每天跟陌生人「不想見都不可」,鐵定「心中開始起火」。

來到 Verse 2,詞人點出「電話幫」成員如何不知廉恥:「縱正向對著望露兇光、他也懶理我、似附近
是二萬呎的空房、自在又愉快的講講講」。講到不知禮義廉恥,我就想到亦舒小說《圓舞》的經典語錄:「做人至要緊姿勢好看,如果惡形惡狀地追求一件事,那麼,贏了也等於輸了。」容我拾亦舒牙慧,詞人筆下之電話幫,還有我以上所述之喜歡窺探他人隱私的傢伙,根本達不到「姿勢好看」的標準,更遑論禮義廉恥了。所以說做人還是積一些陰德比較好,有空多讀書,多接觸音樂與藝術,這些優雅活動無關賺錢,爲的只是培養個人品格、修養與品味。你若有品味,自然就不會加入電話幫行列,亦不會沒有禮貌。要達到「姿勢好看」的標準,要人家尊重你,你就必須先尊重自己、尊重別人,就必須遵守社會規範。你若認爲有錢就可以漠視 social norms或禮節,結果全世界都瞧不起你,那是活該被人瞧不起,套句陶傑常在電臺說的一句話:這個世界上沒有歧視這回事,人家若歧視你,肯定是你自找的,畢竟「人必自辱,然後人辱之」。

尊重自己,尊重別人,莫要等到別人跟你講道理告訴你「遠至世界大事亦不須、於這裡散播」或「車廂的 Conference Call、即使可泣可歌、走開一點好嗎讓空間給我」時在大庭廣眾丟臉,若你還知道禮義廉恥的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