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柳詞塘】- 謝安琪〈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


Photograph: http://www.ebay.com/itm/KAY-TSE-3-8-Best-DSD-CD-Karaoke-DVD-Sealed-Hong-Kong-/160875029354

神奇女俠的神奇生活
作曲:莊依靜 & Simon Whitfield@音揚人
填詞:黃偉文
編曲:Simon Whitfield/ 莊依靜/ Tomi & Alfred@音揚人
監製:周博賢

爆裂 散落 折翼墮下
正跌向對面大廈 就撞爛大廈
而樓下 有群男共女 
以摺櫈菜刀打架 聽不見他
幾秒後 滿地是血花
而模糊的受害人 一早猜想到嗎 
誰人才 終極失去了他

有病 有毒 市面混濁
氧氣裏正在孕育 極厲害病毒
全城就快齊齊病發
個個照逛街睇戲 不知退縮
於市內某巷夜店中
誰人從粉末藥囊 針筒之中找到
如遊魂魔域 那份滿足

*可惜我已經退休 一早已養尊處優
 坦克再駐守 只可高叫快走快走
 不可以插手 青春些會救到亞洲
 歐洲與美洲 今天怎強出頭
 可惜我已經退休 將這裏轉交你手 
 即使你錯手 摧毀一切炸出缺口
 不可以插手 只可打氣拍手
 恭賀人類 生出殺手*

就是這樣 家產給你接收(總要去的不要留)
就是這樣 終生可以退休(歡送爆開的汽球)

氣候 變壞 雨大浪大
浸過了購物大道 像越鬧越大
而何時救援還未到 正派往遠方打仗 不可上街
管理層滿是實戰派 誰和誰慘被活埋 不可多嘴表態
繁榮和安定正在瓦解

可惜我已經退休 一早已養尊處優
坦克再駐守 只可高叫快走快走
不可以插手 青春些會救到亞洲
非洲與澳洲 今天怎強出頭
可惜我已經退休 得一副老骨老手
只可以間中 幫乖仔去買菸買酒
幫新抱餵狗 幫子孫贖了樓
觀望時代 天天變醜

Repeat *

就是這樣 家產給你接收(總要去的不要留)
就是這樣 終生可以退休(歡送爆開的汽球)

這首歌收錄在謝安琪第四張專輯《3/8》,縱使曲風比較大路、比較pop,但憑著黃偉文的歌詞,整首歌變得很有都市感,直接說中都市生活的虛無感,我認爲這首歌Wyman爲謝安琪寫得最好的一闕詞。

黃偉文填詞想像力豐富,一針見血,直敘主題,比較少把歌詞寫得朦朧隱晦,艱澀難懂,應可稱之爲寫實派詞家。黃偉文填過很多很大路、很pop的主打歌,但他擅長將pop song寫得很有意思,以一枝筆讓大路歌曲顯得不那麼俗氣,確實需要才氣。這一闕《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有很大的想像空間,可以任我們天馬行空揣測箇中意義。

詞人以tangible的事物入詞,第一段的「爆裂、散落、折翼墮下、正跌向對面大廈、就撞爛大廈、而樓下有群男共女、以摺櫈菜刀打架、聽不見他」,讓我想起911事件。2011年9月11日,恐怖份子劫了兩架飛機撞向紐約世界貿易中心雙塔,馬上打亂全球國際政治局勢,全世界的電視臺也亂成一團,不管當時正在播放著甚麼收視率最高的節目,統統都要讓路給911事件的現場連線報導。據說多國觀眾從新聞直播親眼目睹第二架飛機撞向大樓的過程。若以「爆裂、散落、折翼墮下、正跌向對面大廈、就撞爛大廈」形容當時的震撼畫面,確實非常貼切。當時很多民眾一時不清楚狀況,也許會以爲這是荷里活另一部大製作,一部大到需要兩架飛機「爆裂、散落、折翼墮下、正跌向對面大廈、就撞爛大廈」的巨作。接下來的「而樓下有群男共女、以摺櫈菜刀打架、聽不見他」就不用說了,我肯定是想到美英聯軍以反恐之名出兵阿富汗與伊拉克的戰爭。這兩場戰爭延宕至十年後的今日依然沒完沒了,阿富汗與伊拉克平民百姓以及美英軍人家屬飽受折磨,閣下若讀過Michael Moore 的 Will They Ever Trust Us Again,我們便知道市井小民不需要「以摺櫈菜刀打架」,就已經歷盡坎坷,政治集團以反恐之名行掠奪資源之實,面對著舉國上下示威反戰,當然是假裝「聽不見他」。

911事件中兩架飛機「正跌向對面大廈、就撞爛大廈」已經非常震撼了,大廈瞬間倒榻失火,有些上班族來不及逃生便直接從幾層樓高處跳下來橫死街頭,有些路人遭硬物擊中頭部,所有人在佈滿煙燻塵埃味的紐約市奔跑逃命,正是「幾秒後滿地是血花」之際。市民無辜遭殃,至於「而模糊的受害人、一早猜想到嗎」,這當然是猜不到的,飛機撞大廈的機率在現實生活中好像很低,偏偏如同科幻小說的情節確實發生了,多少人承受著美國中央情報局在上世紀中說過的blowback的惡果,多少人因這恐怖襲擊失去最親的人,若問一句「誰人才終極失去了他」,實在不勝欷歔。

來到第二段,詞人筆下之「有病、有毒、市面混濁、氧氣裏正在孕育、極厲害病毒、全城就快齊齊病發」,讓我馬上想起SARS事件。當時全港恐慌,門市零售生意慘澹經營,港府當機立斷宣佈封鎖一些公寓大樓、醫院,人心晃晃之際,讓人恐懼的「極厲害病毒」除了病菌之外,就是人處在弱勢時的心理質素未臻理想而每天想東想西,「全城就快齊齊病發」的心理陰影也許比病菌更恐怖。當然,當時遭遇SARS襲擊的香港、新加坡、臺灣民眾不至於「個個照逛街睇戲、不知退縮」,反而是躲在家裏盡量不要出門。

前面說的病菌在顯微鏡下是tangible的,若換一個角度想想,我們也許可以想像一些intangible的病毒,例如歐威爾《1984》小說中的思想控制、各國政治集團的洗腦文宣,我們生活在這些intangible病毒圈內依然「個個照逛街睇戲、不知退縮」,亦相當諷刺。

接下來的「於市內某巷夜店中、誰人從粉末藥囊、針筒之中找到、如遊魂魔域、那份滿足」讓我的幻想飄到1995年3月20日的東京地下鐵。那天早上,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與教徒在地下鐵車廂中放沙林毒氣,很多人上班時視線開始模糊,走在街上也突然倒在地上,馬上被送往醫院就醫,即使出院了依然獨自在冷漠的日本社會裏承受著各種後遺症的折騰。受害者到底有多痛苦,村上春樹的《地下鐵事件》已有詳細記錄,我讀了之後感受到有一種流在體內的冷汗在我體內亂竄亂鑽,我不禁要問:難道放毒氣讓這麼多人承受一輩子的痛苦,是真的讓麻原彰晃與教徒得到「如遊魂魔域、那份滿足」嗎?

來到副歌,我的幻想又飄回美國,想起在1992年上任的前美國總統克林頓。當時美國深陷波斯灣戰爭泥淖中,經濟疲弱不振,民主黨大將克林頓接過共和黨老布殊的爛攤子,短短八年之內扭轉美國經濟走勢,讓九十年代的美國人經歷了美國歷史上經濟最繁榮的八年。最近美國又宣佈量化寬鬆,這已經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的第三次了,似乎每逢經濟低迷、國債與失業率高企,美國政府少了推動經濟的大師就顯得江郎才盡,只能印鈔票救市。以前一手振興經濟的大師如克林頓和當年的商務部長Bill Daley,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裏看到奧巴馬政府的黔驢技窮,會不會也想到「可惜我已經退休、一早已養尊處優、坦克再駐守、只可高叫快走快走、不可以插手、青春些會救到亞洲、歐洲與美洲、今天怎強出頭、可惜我已經退休、將這裏轉交你手、即使你錯手、摧毀一切炸出缺口、不可以插手、只可打氣拍手、恭賀人類、生出殺手」?

也許克林頓正在想「就是這樣、家產給你接收、(總要去的不要留)、就是這樣、終生可以退休、(歡送爆開的汽球)」。克林頓留給美國的家產,當然就是他管理經濟留下的legacy,但是這legacy經過小布殊蹂躪之後早已灰飛煙滅,奧巴馬政府拼命印鈔票,熱錢在全球市場瘋狂炒賣股票黃金與房地產,一兩年後泡沫破滅,歐美爛帳相繼發難,又印鈔票救市、再泡沫一兩年又脹破了,全世界抱著負資產,果真「歡送爆開的汽球」。克林頓對全球經濟當然有他自己一套想法,奈何「坦克再駐守、只可高叫快走快走、不可以插手、青春些會救到亞洲、非洲與澳洲、今天怎強出頭」,也許只能寄望Paul Krugman這些經濟學大師可以爲美國政府指點迷津,否則世人也只能在亂世中「觀望時代、天天變醜」。

詞人筆鋒一轉,從打亂都市生活的人禍轉到天災,幾句「氣候、變壞、雨大浪大、浸過了購物大道、像越鬧越大」總結了全球氣候變遷的狀況。現在世界各地都出現極端氣候,要麼冷死要麼熱死,要麼旱災要麼超大豪雨、暴雪。在未來某個夏季,暴雨下了三天三夜,我們站在瞬間變成河流的街道上束手無策,慨歎「而何時救援還未到」之時才發現軍隊正攻打某國搶奪糧食與乾淨食水,不正是「正派往遠方打仗、不可上街」嗎?這一天即將到來嗎?我們該怎麼辦?

詞人接下來的「管理層滿是實戰派」十分諷刺,因爲這個快熟麵年代好像不流行實戰派,各國政府不務正業,只顧著跟大財團勾結打搶老百姓,大公司被銀行壓榨就拿員工開刀,美國人公然反對攻打伊朗也會被標籤「反美國」,第三世界強迫人民愛黨愛國否則就是不愛國,誰若敢講真話,就會飯碗不保、下場悲涼,果真「誰和誰慘被活埋、不可多嘴表態」。悲慘世界,榮景幻滅,歡欣不再,目睹「繁榮和安定正在瓦解」,我們到底還剩下甚麼?

詞人筆鋒從tangible遊走到intangible,從人禍寫到天災,我對這闕詞的理解都很灰暗。我個性悲觀,實在沒有辦法將這闕詞看得更歡愉一些。身處末世,哀鴻遍野,若不思考,依舊蒙蔽雙眼,一晌貪歡,時至大難臨頭,欲哭無淚,無語問蒼天,恐怕太遲。也許詞人想提醒我們一些迫在眉睫的事情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