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銜與英雄 (南洋商報 31 Oct 2008)

輕彈淺唱:名銜與英雄 2008/10/30 17:57:30
●姚文傑

在10月中旬,我出席了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主辦的一項講座。當天的講座主題是〈對全球經濟的思考〉,主講者是前美國聯邦儲備局主席保羅•沃克(Paul Volcker),主持人則是該院院長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
馬院長爲新加坡外交工作鞠躬盡瘁長達30年,先後擔任新加坡駐柬埔寨、馬來西亞和聯合國大使,並於2001年1月和2002年5月擔任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主席。他在外交生涯中親眼見證各個直接影響世界局勢發展的決策過程,時常在各大學術期刊、英美大報撰文批評西方決策的盲點,備受西方第一流的批判型知識份子尊崇。沃克在70年代統帥聯儲局,調控利率起伏升降,幾個百分點就足以影響美國和世界經濟走勢,實屬當時影響世界最深遠的風雲人物之一。沃克當年的經典代表作就是在任內以至高的道德力量來實施強硬的經濟政策,以抑制雙位數的通貨膨脹率。

實力派虛懷若谷
縱觀兩位的顯赫成就,實屬當今世上最頂尖的知識份子,主辦單位都好像很應該把他倆的銜頭大大寫在講臺看板上。但該講座沒有這樣的玩意兒,只有兩人的英文全名。聽著沃克的演講,我也不忘一心二用,在心裡自我調侃一番:「如果兩位大師像一些浮誇人物一樣熱愛名號銜頭,會不會因爲不浮誇的主辦單位沒有放上什麼博士或拿督銜頭而耿耿於懷,甚至擺臉色給人看,並且永遠對該單位懷恨在心?爲何有些人明明只是拿了一個野雞大學博士學位,卻硬是要在名片上加上一個博士銜頭?而且還要在自己名字還未登報前一天親自撥電吩咐編輯記者:「記得在我名字後面加個博士,不要省那一點點墨水?」

浮誇名號畫蛇添足
越有實力越愛虛懷若谷,越是空洞越愛吹牛炫耀,難道半桶水搖得最響這句話是真的?香港專欄作家陶傑說過,英國人相信越有實力,越要收藏。看看我們以前的殖民地老闆,首相署辦公室藏在倫敦毫不起眼的唐寧街,門牌十號是首相的辦公室兼官邸,門牌十一號則是財相的,三兩號碼與低調的倫敦街道,就這樣韜光養晦地成就了一個孕育現當代民主議會制度的大國,箇中智慧,當然不是好些浮誇的第三世界領袖學得來的。英國的銜頭如爵士(Sir),當然也不是隨便頒發的。曼聯教頭老佛爺數十年來爲足球事業四處征戰,爲曼聯與英國足球運動發展貢獻良多,在1999年率領曼聯勇奪英超聯賽、英足總杯和歐洲冠軍杯之後,方才獲英女王頒發爵士(Sir)榮銜。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大衛•布魯克斯(David Brooks)說過,既好玩又熱愛工作的30世代集結了波希米亞(bohemian)和中產階級(bourgeois)兩大特徵,簡稱bobos。
經他這麼一提,我猜想集結「能」(boleh)與浮誇(boastful)兩大特徵的大馬版bobos是否也一直存在?只要閣下擁有什麼什麼銜頭,搭通中央人脈之後,就保證可以上至坐擁上市公司董事委員寶座,下至以門外漢身份率領某某州屬足球隊征戰大馬聯賽,滿足自己模仿老佛爺在球場外指揮下令的幻覺。
覺得名銜通街盡有而顯得俗氣?不打緊,隨便到外國轉個圈拿個幾可亂真的草包博士學位,就可以在名片上加上博士銜頭,回國後再到國內某某大學教一兩堂最簡單的通識課,講到自己半遊半留學經驗時浮誇一點:「我當年在英國時怎樣怎樣……」即使滿口破爛英語,一眾村夫愚婦,以及高喊「不要奪走我們的權利」的大學生,馬上「拿督教授」前、「拿督博士」後的,師生齊來砌磋擦鞋術,被人投以懷疑眼光時高喊「不要懷疑我的能力」。大學畢業後繼續虧空國庫,報讀就職前培訓課和英文補習班。少壯努力多一倍,老大何需徒傷悲?
馬院長和沃克在講座上互相直稱對方英文名,聽眾在兩位大師在臺上互拍肩膀表示鼓勵之際,在保羅(Paul)和凱碩(Kishore)這兩個英文名蕩漾耳邊之際,深深感受到兩位識英雄重英雄的情感。他們的卓越成就與精彩文章,早已爲他們說了很多在世界上有份量的話,又何需什麼浮誇名號來畫蛇添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