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諸腦後 (南洋商報 15 Aug 2008)

輕彈淺唱:拋諸腦後 2008/08/14 17:58:38
●姚文傑

全國高等教育文憑狀元江韻兒因課外活動分數較低而無法到馬大就讀醫學系,卻被大名鼎鼎的新加坡國立大學和香港大學醫學系錄取,再一次證明我國制度之荒謬。

高等教育部副部長何國忠博士針對此事說明了兩個重點。一、我國升大學的計分制度之所以如此,是因爲不想栽培只會讀書不參與課外活動的書呆子;二、即使是劍橋牛津,也不是完全以學術成績來錄取學生。何副部長以上兩點都沒錯,錯就錯在實行的漏洞。

中六課業非一般繁重,眾所周知,熬夜做功課準備考試實屬稀鬆平常之事。光是溫習功課都已經忙得人仰馬翻了,還有那麼多時間擔任什麼學會、球會的高職嗎?據我所知,中六的課外活動分數只計算中六那兩年,中五以前的都一律不算。擔任主席、隊長等高職可以拿10分滿分,副主席、副隊長9分,其他職位如財政、秘書可能7、8分,以此類推。如果一個學生爲了考上馬大醫學系,除了要把功課顧好之外,還要擔任某某學會、球會主席或隊長,不過勞死才怪。

大學招生的標準
大學教育是全人教育,西方各大名牌大學無論招生或給獎學金,固然都希望可以錄取文武雙全的全人,但都不會強調非學術成就一定是要在大學先修班期間達成,更不會無聊到計算什麼課外活動分數。西方用的是履歷表,個人的學術和非學術成就,一覽無遺。一個英國學生,中學時代成績中上,但課外活動表現非常搶眼,以全國中學銅樂隊冠軍身份參加國際銅樂隊比賽拿個亞軍,爲日薄西山的大英帝國挽回一點顏面,好不威風。上了大學先修班,暫時放下樂器專心讀書,拼他一個A-Levels四個A,結果如願以償。各名校收到這位學生的履歷表,以及他出類拔萃的讀書計畫,無不點頭讚歎,結果劍橋、牛津、哈佛、耶魯,盡皆金榜題名。

今時今日的新加坡國立大學(NUS),在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排行榜上與悉尼大學旗鼓相當,名列世界第三十多名,在外國跟別人講起NUS,人家馬上知道這是一個世界知名的學術品牌。與新大有學術合作關係的外國大學都是世界第一流的,信手拈來就有麻省理工、杜克、約翰霍普金斯、康奈爾等等,陣容如此頂尖,才子才女看了,自然信心滿滿,準時報到新大。

在新大校園裡散步時,偶遇撰寫《亞洲人會思考嗎?》的馬凱碩教授,禮貌地與他打聲招呼,然後向他請教公共政策的問題,馬教授見你孺子可教,馬上請你一起喝咖啡,漫談各國政府決策之優缺點;課餘之時,抽空出席新大主辦的講座,坐在一個座無虛席的講堂裡細心聆聽前英國首相貝理雅以優美動聽的英國腔英語發表演說,交流時段質問他當年何以力挺美軍出兵伊拉克,或問問他擔任中東特使的心得。在新大與馬教授、貝理雅來回幾輪腦力激蕩,辯論完畢,獲益良多,什麼課外活動分數低落的無聊問題,早已拋諸腦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