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慘敗顯示水能載舟覆舟 臺灣選民教訓陳水扁成爲典範 (Malaysiakini 24 Jan 2008)

姚文傑 | 1月24日 晚上9點55分

民進黨在最近的臺灣立委選舉中蒙受前所未有的慘敗,在總共的一百一十三個席次中,國民黨勝得八十一席,民進黨只贏得二十七席,取不到三分一的議席。民進黨主席陳水扁也爲敗選負責,請辭黨主席,並由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接任。
兩名留臺人兼時事評論員謝錫福及羅志昌對這次臺灣的選舉分別給予高度的評價。謝錫福認爲這次選舉推翻了過去一般人認爲臺灣民主制度很混亂的印象,也讓臺灣可以成爲民主發展典範。

「政治人物做不好,就用選票教訓」
謝錫福(左圖)說,經過這些年民主政治洗禮之後,中間選民比以往成熟,既不藍不綠,不支援民粹操作,不支援統一,也對陳水扁的「去中國化」和「去蔣」這類極端舉動覺得反感。
「只要政治人物做不好,選民就可以利用手上的票來教訓他們,這是臺灣民主值得學習的地方。」
在1979至1984年先到臺灣的謝錫福,自稱本身的臺灣經歷是處於威權和自由混合的時刻。而比較晚去的羅志昌則是體驗到了戒嚴時,民主浪潮狂飆的滋味,他一些同學甚至當上了立委和部長。

羅志昌:社會醒覺運動需要時間耐心
羅志昌表示,臺灣選民用選票教訓惡霸陳水扁的舉動非常值得學習。羅志昌卻提醒聽眾,他在幾年前回到臺灣後,發現整個環境慢慢變得更有秩序和整潔,顯示所有社會醒覺運動都需要時間,因此大家必須都要有耐心等待民主的成熟。
他說,在2000年陳水扁上臺時,類似他屬於民主自由派的人士都很開心,希望一切會變得更好,臺灣政黨輪替後新政權若變得得更好,也能夠給予馬來西亞激盪。但是八年下來,結果剛好相反,一切希望都落空了。他分析說,隨著民進黨的慘敗,陳水扁時代也隨之結束。
羅志昌(右圖)也歸納了民進黨四大敗因,包括(一)民進黨黨內惡鬥,(二)國民黨汲取過去分裂的教訓,(三)打蔣,(四)解散派系。
他指出,民進黨的中立精英,例如沈富雄都很受民眾喜愛,但是偏偏就是在黨選時就被刷下來,造成民進黨用二軍打團結的國民黨,劣幣驅逐良幣的結果就是慘敗。此外,國民黨以前鬧分裂,結果被民進黨撿便宜,現在學乖了,團結一致完成泛藍內部整合,讓選民看到他們願意合作解決問題,因此讓選民覺得有信心。
「民進黨在過去嘗過打蔣的甜頭,但是一直以受害者姿態示人是會有反效果的。這就好像五一三或舉劍,多炒作幾次就沒人在乎了。而解散派系之後的民進黨進入了無政府狀態,個人與個人之間廝殺慘烈,不像以前各個派系之間可以互相制衡。」
謝錫福也強調,在臺灣實行單一選區兩票制之後,從民進黨的得票率來看,其實還不算是大敗,基本盤仍未崩潰。至於3月的總統大選,他則表示那是一場無從預測的選舉,因爲立委選舉的投票率只有60%,總統選舉的投票率一般高達80%,因此不能完全排除鐘擺效應的可能性,民進黨仍可能翻盤。
不過羅志昌則剛好相反,認爲2008立委選舉不是臺灣選民選擇國民黨,而是人們放棄民進黨,並斷言馬英九在兩個月後的總統大選「躺著選都會過關」。

國陣搞意識形態,在野黨搞經濟民生
另一方面,《當今大馬》中文版編輯楊凱斌(右圖)則稱2007和2008年是亞洲民主意識醒覺的兩年,這也是繼1999年金融風暴掀起一波民主改革浪潮後的另一次迴圈,即過去自詡的進步力量的墮落和失敗,使到舊有的保守主義浪潮回潮。
他以韓國及臺灣兩個最先落實政黨輪替的亞洲國家爲例子,指出由於上臺後的新政權未能堅持謹慎運用權力導致爆發貪瀆、不善於掌握整個治理制度以及在經濟課題上的不足導致他們施政困難,最後必須掉回頭操作意識形態的課題以維持政權,但是卻不免遇上重挫。
他指出,當前臺灣政壇在談論的是,馬英九正積極模仿推崇前獨裁者朴正熙的李明博一樣,走經濟路線,以避開民進黨擅長的統獨路線爭議。
「李明博打著CEO總統的旗號,提出747的口號,提出每年經濟成長7巴仙,人均收入達到四萬美元,成爲世界第七大經濟體等目標。馬英九則提出三三六方案,也就是失業率維持在三巴仙,人均收入達到三萬美元,每年經濟成長六巴仙。」
他分析,臺灣選舉政治中凸顯的是執政的民進黨大肆操作意識型態路線,在野的國民黨則打出經濟民生路線之爭。本地朝野政黨在來臨的選舉中也反映這點,執政的阿都拉國陣政府凸顯意識型態,在巫統大會上積極舞劍,而在野黨則打出通貨膨脹及治安不靖的經濟民生議題。
他也強調,韓國的10年及臺灣的8年政黨輪替教訓是,改革派上臺後是否可以對舊制度提出可行的替代方案,至關重要。
「而一般上,舊有的勢力在經濟發展上做得更好,但是對進步的文化和弱勢族群方面可能不那麼感興趣,這是吊詭的一面。」
他也指出,民進黨政府上臺後,民間勢力及非政府組織力量也新政權抽空,甚至因爲過去一起反抗威權政府的情感,而失去對新政府獨立監督的能力,亦是一個可貴的經驗參考。


執政機會及地方選舉可強化在野黨

國民大學馬來西亞與國際研究所(IKMAS)副研究員黃進發(左圖),則分析了臺灣的新選制,使到目前出現「大藍吃小藍,大綠吃小綠」的兩極化現象。相對區域立委選舉議席上的慘敗,民進黨的總體得票率啟示是有成長,可這是因爲選民在不願浪費選票給其他泛綠政黨,集中投票給民進黨才出現的。
黃進發也分析說,當初國民黨和民進黨兩黨願意新的單一選區兩票制,皆是各懷鬼胎,皆有如意算盤,想要一起遏制其他小黨的生存空間。民進黨以爲透過單一選區制可削弱長期支援國民黨的外省人鐵票;國民黨發現單一選區讓他們在臺北、花蓮、臺東等傳統的鐵票地區,更佔優勢。
在問答時段時,有聽眾分別提出我國選舉制度可否改善以利民主發展,以及替陣能否改進讓選民更有信心的問題。
黃進發回應說,要打破這個局面,應該要出現誘因,先讓在野黨看到執政的可能性,或者爭取到地方選舉,他們就會更努力。羅志昌則認爲,選民的民主意識非常重要,只要擁有足夠的民主意識,不管選區如何劃分都有辦法把不理想的政府拉下臺。對於我國的民主進程,他提出了「制度化,捉鬼,提升民主意識」。謝錫福則認爲馬來西亞因爲種族因素,民主發展會比臺灣更來得更艱辛。他希望我國可以有地方選舉,這樣民主才能落實到社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