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的遊行 vs 吉隆坡的遊行 (Malaysiakini 24 Dec 2007)

臺北的遊行vs吉隆坡的遊行
特約評論 | 12月24日 下午4點49分

作者:房怡諒、姚文傑
(注:房怡諒为世新大學社會發展所的學生)

12月9日(週六),當馬來西亞首都吉隆玻一群律師浩浩蕩蕩舉行進行著爭取「集會自由與人權」的遊行時,遠在千里之外的臺灣首府臺北市同時也有一場遊行活動在進行,那是來自印尼、泰國、越南、菲律賓等東南亞籍外勞爭取休假的大遊行。
臺灣有36萬多的外籍勞工,其中16萬是家庭幫傭,由於外勞不在臺灣勞工法的保護範圍,因爲外勞的勞動條件不受法令保障,連基本的休假權利也沒有,因此常有傳出有人三年內得不到一天的休息,而這個由臺灣國際勞工協會所發動的遊行,其訴求是呼籲臺灣政府重視基本工權、基本人權,讓家庭類勞工也擁有勞動權益保障,得以休息、放假。

歌舞表達訴求與嘉年華無異
在12月9日當天,來自臺灣各地超過兩千名的外籍勞工以及臺灣本土各界人士,共同走上街頭,以站出來、身體力行的方式共同爭取休假的權益,並以華語、英語、印尼語、泰語、越南語與菲律賓語喊出「我要休假」的各語口號,一致呼籲外籍家庭幫傭也需要喘息休假,更應納入勞工法的保障範圍。
有許多在臺灣辛苦工作的外勞都沒有獲得平等合理的對待,但他們在12月9日都心平氣和地出席遊行,與自己的同鄉、外國以及臺灣朋友一起透過以「遊行」的方式表達其願望,而在遊行的過程中,參與者都非常遵守規矩,以喊口號、歌唱、演奏、跳舞等方式表達訴求,甚至還有劇團朋友穿上創意打扮的服飾參與遊行,大家都露出燦爛笑容,整個過程跟嘉年華會沒有兩樣。
誰說集會遊行就一定會煽動情緒、破壞國家安寧呢?除了要表達「我要休假」的意願之外,大家都有一個共同意識:沒有人要來找碴或搗亂,大家只是來表達意願,希望臺灣社會能聽到他們的心聲而已。
而作爲人民公僕的「員警」在遊行中最主要的任務就只是維持秩序而已,遊行從臺北最爲繁華的忠孝東路(SOGO商圈)經過光復南路,再走到國父紀念館集合,這整整四小時的遊行裡,只有十多名員警與志工站在路旁維持交通秩序,大家也都非常配合。

大馬警逮捕人權日前夕遊行

反觀同一天在吉隆玻舉辦的遊行,非常諷刺的是,在世界人權日的前夕,僅有百多人的和平集會遊行竟能獲得警方的「高度重視」,出動近兩百人的人力來監視遊行的進行,而原本被允許進行十分鐘的和平遊行,最後因警方反悔食言而解散,警方隨後在遊行解散後開始逮捕遊行參與者,而逮捕理由竟也沒有告知,無獨有偶地,臺北外勞爭取休假權益的遊行與吉隆玻律師爭取集會自由的遊行,都是在兩地的SOGO百貨公司附近開始。
從11月10日的黃潮以來,大馬的員警,將人民的和平集會視爲毒蛇猛獸,將人民妖魔化成恐怖份子,將人民的訴求描繪成會引起種族衝突,而政府動輒以內安法令扣留和平示威的人民,出動整個國家機器的力量去對付人民,遊行一直都很和平啊!是政府唯恐天下不亂,用水炮、用逮捕、用強制解散、用各種罪去讓人民屈服,不正視人民的訴求,不傾聽人民的心聲,打壓憲法賦予人民自由集會的權利,這樣的政府如何進步?又如何繼續獲得人民的信賴?
同樣是「遊行」,對比臺北與吉隆玻這兩個場次,實在是差天隔地,也突顯出大馬的自由與人權的權利爭取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其實,在12月9日臺北的遊行裡,我們身上也有灑到一些水,不是警方的水炮,而是微風習習,將國父紀念館噴泉裡噴出的水花,吹到在旁邊席地而坐的遊行民眾。希望有一天,我們能自由遊行,從國家藝術廣場一路走到國家英雄館,大家汗流浹背時,可以被那裡的噴泉噴一噴,不也很快樂嗎?誰說集會遊行一定不和平呢?套句巫統吉蘭丹州哥打巴魯區國會議員查益依布拉欣的話,遊行只是一場運動而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