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Saturdays

我繼續再硬朗 抵擋不屑的眼光
想找廣闊的遠方 和她飛往
黃貫中〈香港晚安)

星期六,一個我很常被非常強烈的孤獨感襲擊的日子,當然,2007年的9月29日也不會放過我。平常在週一至週五,我很享受工作—課業、寫作、翻譯、看書、運動,沒有想要停下來的一刻,只想一直完成我想要做的事情。但到了星期六,我整個人就懶散了,很想把自己放空什麼事情都不管,只管休假。

上星期六,我八點半起床。在圖書館看書,但怎麼看都好像沒有心情看,好像很想脫離這個每天都在做的事,也很想暫時離開臺北。以往,我幾乎每個星期六晚上都會去逛書局,但也許對書局也覺得想要暫時離開了,上星期總是提不起勁來逛書局。

近來,總有一種想要離開自己,逃離自己影子的感覺。突然很想忘記自己的存在,搭公車去林口,去一家香港燒臘店吃乾炒牛河。那種想要逃離臺北的感覺,突然很強烈,很想帶著自己的靈魂離開這個熟悉的地方,去臺中、高雄、香港走一走,在一個比較遠的地方回頭看自己,也許比較可以把自己和所有一切的一切看得清楚。結果當天除了到夢裡一遊,我哪裡都沒有去,還是待在師大的生活圈裡,百般聊賴,了無新意。

當天中午在印尼餐廳吃了一頓馬來煎魚飯,一解鄉愁。下午到大安森林公園散步,晚上到圖書館看梁朝偉、金城武主演的《傷城》。借這部影片之前,深恐只有華語版,我心想:「我每天講華語已經很疲累、很痛苦了,給聽到最親切的廣東話吧!」我得償所願,與粵語版的《傷城》一親芳澤。每當我在異鄉想要尋找舊時記憶的時候,我都會看粵語版的香港電影。其實我已經每天晚上都在聽廣東歌了,但仍然沒有辦法平衡每天必須講華語的痛苦與失落,以致於我必須找粵語版的香港電影一解寂寥。

梁朝偉在《傷城》拍攝期間,也許有點不快樂吧,他應該不會喜歡那個角色。看完了影片,我獨自走在和平東路上,秋風陣陣,驅走了白天的悶熱與煩躁,感覺到這彷彿又是一個獨自一個人喝酒徘徊在臺北街頭的夜晚。但我並沒有這麼做,因爲我知道,這樣做,也改變不了什麼,不如歸去,早些入睡,說不定今晚有一個好夢,可以快樂一點。

晚上十一點半就入睡了,如果連夢裡也覺得快樂難求,我也沒有話說。好在至少還有一些好笑。竟然夢見自己要去倫敦了,在去吉隆坡國際機場的路上發現自己忘了帶護照,哈哈,在夢裡,我彷彿依稀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當然,這不是真的。

也許接下來的星期六都會這樣,不要緊,反正我也已經習慣,習慣了幻想自己在其他地方的星期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