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虛偽 請將手放開 不要回來

hands-off-please.jpg
Beyond 請將手放開 Hands Off Please

1997年,那天真爛漫的年代,存了一點錢,騎著腳踏車到唱片行買Beyond最新廣東大碟《請將手放開》。當時的我,並不太瞭解收錄在這專輯裡的歌曲的含意。我一直懵懵懂懂地聽了好多年,一直到2005年2月,我來臺灣升學之後第一次回到馬來西亞的老家,我像以前一樣早上醒來開音響聽搖滾樂驅走睡意。當時家人都外出工作、上課去了,空蕩蕩的家裡,就只剩下我和《請將手放開》,我才慢慢瞭解當中的意義。

《請將手放開》專輯是一個故事,不只是Beyond繼1996年Live & Basic演唱會之後,以三人姿態繼續搖滾的故事,《請將手放開》也是在講著香港的故事,一個港英時代即將結束的大時代。《請將手放開》專輯,更是三人Beyond風格更明顯、更突出的一張專輯。當然,所謂的「三人Beyond風格」,就是以吉他手黃貫中(阿Paul)爲主的風格。我一直覺得三人Beyond是在講著後英國殖民時代的故事,一個歷盡悲涼滄桑,背著沈重包袱,卻又不得不向前看的故事。

〈請將手放開〉是一個可以擁有很多詮釋角度的歌,當中的歌詞:
始終要離開 始終有障礙
可不可掩蓋
請將手放開 不要回來
不想更改 遙遠的將來
我獨自喝采

這可以是跟情人說再見時的歌詞,但對我而言,卻有著其他的詮釋。我本身常常覺得很困擾的事情是,我常常看得透人性的虛偽,身邊有不少虛偽的人,包括我自己。我常常自私地不容許別人虛偽,卻又縱容自己的虛偽。而這樣的結果往往是,我很想逃避虛偽的人,以免在他們身上看到真實的自己,所以一直在逃避。我覺得這首歌,最好可以送給我很想逃避的虛偽的人。我不想面對那虛偽的嘴臉和言語,請將手放開,不要回來;我不想面對虛偽的人,請將手放開,不要回來。又或者,對政治失望了,也可以直接了當說「請將手放開,不要回來」。對Beyond而言,也許他們想要說一聲「請將手放開,不要回來」的,就是無數個無聊的四人Beyond與三人Beyond之間的比較。

在外流浪時看透虛偽的人性,也是一件頗累人的事。有誰希望戴著面具應對許多無聊的人和事?累了、倦了,有誰不想作回自己?朋友問我:「你什麼時候回家?」我常常說:「不知道。」其實我心中有數,當我很想獨自一個人在家裡邊吃早餐,邊聽《請將手放開》專輯,我就會回家。

P/S:
給虛偽的人:
請將手放開 不要回來
不想更改 遙遠的將來
我獨自喝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