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神的暴力

上週看到《中國時報》的〈18分 有那麼好笑嗎?〉一文,思緒良多。其實在臺灣,輿論暴力又何止18分的暴力?我是來臺升學數年的馬來西亞僑生,對臺灣教育現狀有些愚見,我知道自己無權批評,我但求爲不會考試、不想被逼著上研究所的臺灣朋友講幾句話。

臺灣高等教育普及,大學生隨處可見,碩士生人數亦節節上升,「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傳統觀念,可見一斑。記得剛上大學時,教授、學長姐都在宣揚「上研究所才有競爭力」的觀念,我在懵懵懂懂的情況之下也覺得「我要上研究所,才會有競爭力」。但是當我慢慢深入瞭解之後,我發現很多臺灣朋友不是爲了做學問而上研究所,而是爲了畢業後的起薪可以多幾千元新臺幣,甚至是爲了逃避現實之後,我就知道「上研究所,才有競爭力」是一個迷思。之後每當別人詢問我是否要報考研究所時,我一定回答:「不了,謝謝。」結果很多學長姐就會一臉迷惑地看著我說:「你不想唸了?拿著大學學位很沒有競爭力耶!」又是「有競爭力」的標籤。考不上研究所的學長姐,被教授追問時,總會覺得不好意思,老是被教授關懷一番:「喔,那你/妳要加油啊!某某同學已經考上某某研究所了,他/她真的很優秀。」又來一個「很優秀」的標籤。

在一個舉凡升學、謀職都講究考試,並且到處幫別人貼「有競爭力」、「很優秀」等等標籤的地方,快樂是天價。會考試的人,總是比較容易爬到社會階層的中上層;不會考試的臺灣朋友,要生存就要經過很多個大大小小的「考關」,每一個考試的分數都似乎在宣判他們的命運。考得好,往上爬;考不好,靠邊站。考試只是眾多能力之一,又何需將人的命運如此分化?甚至貼標籤?臺灣有很多不喜歡讀書的大學生(蔡芳定教授說是臺灣教育制度破壞讀書的興致),都被「要求一定要研究所畢業,才會是有競爭力、很優秀的人才」的社會價值壓得透不過氣來。明明不喜歡考試、研究、寫論文,只喜歡看很多很多不同領域的書,每天胡亂思考很多很多問題,堪稱是一個真正享受「悅讀」之樂的「雜家」,有什麼不好?需要用「你/妳不想上研究所????」的分化眼神來批判嗎?

我有一位師大工業教育系的朋友,原本今年九月要升大四,但是被卡達爾航空公司(Qatar Airways)錄取爲空中小姐之後,毅然退學遠赴多哈(Doha)尋夢,如此豪氣干雲,氣宇軒昂,我深信她來日必成大器。電腦業大亨比爾蓋茲(Bill Gates)、大導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Youtube網站創辦人之一陳士駿,還有很多富豪,都是在大學階段碰到千載難逢的機會、或是覺得大學太無聊想創業而退學的,結果都成功了。競爭力,需要靠碩士學位來證明嗎?大學畢業之後,綜觀天下,全球各地到處都有黃金機會,有競爭力與否是要放在全球市場去檢驗,不是躲在自己的故鄉說了算。大學畢業了,進入職場闖蕩一番,覺得自己學識不足方才攻讀碩士學位,那樣的動力不是更強烈嗎?經過磨練之後,思考的問題不是更深入嗎?

不想升學的臺灣朋友,請勇敢地活出自我,下一回接到某某補習班的電話,就模仿周星馳《喜劇之王》的台詞直接了當跟他們講:「我現在不想念研究所,更不想補習,我只想當一個演員,演好一部叫著《我的夢想》的大戲,老天爺一天還沒喊CUT,都誓死繼續演下去,這就是專業,這就是競爭力,我的競爭力不需碩士學位來證明,看我的演出就能明白何謂競爭力」。

6 thoughts on “眼神的暴力”

  1. 你字句點破了現在台灣大學生的迷思
    這股研究所的潮流
    要退燒大概也要十幾年之後吧
    畢竟連我也曾經受荼毒~很多人都是
    文憑主義~
    用一種輿論當作面紗來朦朧眾人的視線
    正如你所說
    是眼神的暴力

    (請繼續寫作吧!)

  2. 我同意
    有一堆人認爲我不想念研究所很奇怪
    就連我父親也一直要我念研究所
    他們說是大勢所趨
    何必那麼執著於文憑呢?
    做自己想要的事才是對的
    之前才一堆博士生跑去扛沙包考”清潔工”
    難道會過得比較好?
    我一直認爲生命的價值決定於自己
    而不是文憑
    所有肯定並努力做自己要的事的人們
    一定能嘗到成功的果實
    真正進了社會
    人家也是看努力的程度而給予肯定
    文憑和證書又算什麼呢?
    拿去擦屁股還差不多

  3. Dear Cathy:

    我很明白妳的想法,我想「沒看到實力之前,要先看到文憑」的聘僱方式,其實是跟台灣社會的整個大環境有關。再說,台灣的就業結構跟世界上其他國家不一樣,台灣不少企業也都有「一定要聘請碩士生」的迷思,所以「沒有看到實力之前,要先看到碩士學位文憑」,結果很多不想升研究所的台灣大學生都很可憐,被逼著一定要上研究所。

    在很多國家,大學畢業就可以找到工作了,一些表現優異的大學生往往在大學還沒畢業之前就已經被大公司聘請了,這叫做「talent spotted」。外國的作法是大學畢業先工作幾年,覺得自己學識不足才報讀研究所,外國的研究所審核入學申請時也很注重工作經驗,有些甚至註明一定要有多少年的工作經驗才可以攻讀碩士學位。

    我身邊有很多台灣朋友都有自己的夢想,我希望他們勇敢做個追夢人,希望幫助他們打開一扇窗,讓他們知道在全球就業市場,擁有大學學位,加上不錯的英語能力,絕對可以到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工作;留在台灣也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有很多夢想去實踐,只在於爲與不爲而已。

    路,是人走出來的,生路並不是只有研究所這一條路可以選擇,這只是其中一個選項,不挑這個選項,還有很多其他選項。

  4. 同意你的看法

    我當時是想要考研究所的

    我從大三上就開始讀,可是怎麼讀都提不起勁

    要怎麼形容呢?

    我高中讀書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的那一種。

    要是在圖書館讀到吐血死了,我還會大笑一聲說做得好!

    可是準備研究所…

    就是覺得怪怪的,心裡有個感覺跟我說:這不是我要的。

    後來看了動畫天元突破

    故事內容我不多述。總之,有人跟主角說:

    お前のドリルで天を突け
    用你的鑽頭衝向天際

    後來主角也做到了

    看到這邊,我流淚了

    除了劇情很感人,我也想到了自己。

    我知道我是不想考研究所的。

    研究所的迷思是天,

    我要用我的方法衝出天際……

    所以我決定了,

    我要去找尋適合自己的路,也就是自己的鑽頭

    衝出天際

    未來幾年我會開始摸索吧

    開始過著尋找的人生

  5. 給了我一點啟發
    升大三了 對未來該做什麼也不能像以往般茫然
    念研究所 本來沒想過 但就如你所說的
    競爭力及起薪 都比單單大學生來得高
    但另一方面 實力也很重要
    問題是
    在對方還沒看到實力前
    她們先看到的是文憑…

  6. 看了這篇很有感觸
    我想 我們身邊都有太多例子了不是嗎?
    我現在好多朋友整個暑假都花在研究所補習班
    但每次我問他們 “你爲什麼想考研究所呀?”
    他們總是笑笑 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只知道好像”應該”去考個研究所
    不過 唸商的應該跟文科不太一樣吧~我不了解商 於是緘默

    文科的研究所 真的是要有興趣 有熱忱 有充分的動力再去念比較好
    幸好我爸媽也不是個會要我一定要拿個什麼文憑的父母
    就算剛開始拿的薪水比人家少 但只要認真努力有實力 何必怕那張小小的文憑?
    就像你說的 研究所 就等我真的想要研究些什麼 或感到自己的不足時
    再來拼 我想我才能把他做得更好
    大概是完美主義使然
    要做 就要做到最好 🙂

Comments are closed.